咸鱼橘笙.

咕哒all是好文明.
文野.农药.fgo.yys.刀男.UT.AC
吹爆病毒狗
爬墙飞快.

【咕哒伯爵】无题

在坑底啃粮许久之后选择自割腿肉
有关于情人节活动的幻想
无证驾驶
欧欧西预警
有梅林→咕哒成分



https://shimo.im/docs/kuefGzeZ1uAszg0Q

【亮瑜】岁岁尽

*欧欧西注意
*有私设
*将军x皇帝的俗梗!!!!


(文/橘笙)





“说起那将军.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真是为英雄.三次大败蛮人.杀得蛮人连退几百里.那叫一个威风.百姓多说他是个身长八尺.目露凶色的凶悍人物.见过的又说.胡说八道.分明是个风流倜傥的少年.再说这少年是长相如何.年龄几许.长相好生的俊俏.却似这画儿里的人啊.各位敢信?这将军却只有十五岁呐.”那人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开口道.“诸位可听说前几日的事?”众人又怎得知晓.忙催他莫要吊大家的胃口.那人得了想要的反应.颇自得地接着道“你们是不知.前几日.皇上宴上.竟混入了几个刺客.”众人齐齐倒吸了口气.那人更为得意.“那群人都一身黑衣.拔出剑便砍死了几个.那血.直溅到了金殿上.其中一人.竟要对十皇子下手.”他忽的噤了声.众人心痒难耐.又让他接着讲.他这才讲“那将军.一人执着剑.几下就把那些人杀了个干净.好生威风呐.他只出了一剑.就从那群刺客中救出了十皇子.哎.你们未曾见到.那少年将军一身雪亮的铠甲.溅了刺客的雪.却似雪上落了红梅般.怀里抱着皇子...”

众人啧啧称奇.连连道果是英雄出少年.有这等人才.乃是大周的气运啊.

又有人讲“这么一讲.我倒也见过这将军.那日夜半.我喝了酒.从风月楼前过.竟见一男子勾着那花魁娘子往里走去.细细想来.怕是...”话中何意不言而喻.众人齐齐乐了.接下来便是更无边际的胡扯.

民间传闻便是如此.无非就是些风花雪月的事更得些人心.茶余饭后平民百姓更乐于把那些不符实际的风月事安插在这位少年将军身上.就当乐趣.众人也乐得听听似乎同样被安在别人身上.恨不得听过多少遍的事.图个乐呵.

他也乐得听听民间的传闻.尽管他是那些胡编乱造的故事的主角之一.他兴致盎然.凑到那堆人里.问道“那这将军姓什名谁啊?”

众人就见那白衣翩翩的少年郎凑到一堆聊着茶余饭后闲天的糙汉子中间.那些汉子见有人搭茬愈发不作收敛.有人惊诧.“你不知道?他就是那诸葛丞相的长子.诸葛亮.”

这人名一出就有不少人知道了.毕竟这位可以说是一位出名的人物.说这诸葛亮出身于书香门第.报了文试却又去武试.最后一场对上了侯爷家的大儿子.二人剑都拔了.诸葛亮却又说“是我输了.”话里毫无诚意可言.老皇帝不尽兴.问何故如此.他施礼说家中有要事.后来一打听居然是又去文试了.当时京城里沸沸扬扬了好几天.风言风语自然不是些好听的话.不知礼法不成气候这些话有意无意便传到了老丞相那.气的老丞相七窍生烟就差家法处置.

后来这诸葛亮竟又去请命出征.在西北一呆就是一年.其间大败蛮人.蛮人连退几百里.捷报传来.京城内又是一阵沸沸扬扬.这少年在那些民间传闻这次成了佳话.老皇帝大喜.这少年就成了将军.

话说回来.诸葛亮道“各位.今日我便先告辞了.”起身要走.众人尤未尽兴.几人张嘴挽留.他几番好言推脱这才得以脱出.

他晃晃悠悠的走到街上.抬手挡了挡眼睛.阳光刺眼得很.是冬日里难得的暖和天.京城的冬季偏冷.风尤其多.诸葛亮常驻西北.夜里更为寒凉.一来二去染上了老病.逢了干冷天气便咳嗽.常是士兵在军帐里点起蜡烛.一夜过去那蜡烛也没人吹熄.他向来在生活琐事上糙.但这病糙养确实不行的.一来二去.反反复复.愈发严重.

诸葛亮身体不利索当今天子却又欢喜.这诸葛亮驻守边疆.身为将军.手里握着是兵员粮草.边疆边疆.好听了叫做荒凉偏远.难听了也有种叫法是天高皇帝远.诸葛亮病了.自然也没心思作妖.周天子心里尤为顺畅.顺畅没多久.一日.诸葛丞相又启奏.说希望能接诸葛亮回京养病.大有一副你若不应就以头抢地的攻势.天子揉了揉太阳穴.成.接回来就接回来.看他在皇城里还能翻了天不成?

于是皇上一道旨意下去.说让诸葛将军回京.结果这人呼啦啦带着一众亲信涌进京内.一身银甲好不威风.

也不知是这皇帝命中注定的劫数.这诸葛将军刚刚回京.正值十皇子生辰.大办酒席不成却又招来了刺客.这才生了将军执剑血溅大殿之事.







没了.意思意思tbc.

中考弧

【安雷】Flower



*ooc
*非常的意义不明


(文/橘笙)

他眼里的东西即将溢出来.

那是滚烫的繁星.



溪水沁入耳道.灌入鼻腔.口腔里也泛起溪水的味道.

他躺在不算太深的小溪里双手交叠在胸前.以一个极其虔诚的姿势躺了下去.躺下时溪水将将没了鼻子.凉凉的.激的浑身发抖.

人应该是对死亡感到本能的畏惧.

骑士先生双手交叠.身边是有花瓣漂浮的溪水.

说起来或许太过可悲.屈指可数的日子里他保护了太多人.在这个时候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动向.

在他决定以这种方式结束之前也没有任何人发觉.

在知觉失去前他似乎是张嘴叫了一个名字.

但是开口的一瞬间溪水便涌入口腔.

又一天的清晨.

他交叠的双手下没有鲜花也没有十字架.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座坟墓.”

“是用来埋葬所爱的人的.”

那位骑士被葬在另一片原野上.当然.那幅身体依旧躺在这条小溪底下.像另一位女士一样.

说不上凄美.只能算是无声无息.

一位采花的姑娘最先发现了他.

她脸上带着点雀斑.扎着两个麻花辫.松松散散地.牧羊人的打扮.浑身透着一种乡村小女孩的感觉.她手里拿着一把蓝色的鸢尾花.

她提起裙摆.脱下小小的羊皮鞋.赤着脚走到骑士先生旁边.在他怀里塞上了那把宝蓝色的鸢尾.又撩开他的额发虔诚地亲吻了一下.

“愿上帝保佑你.我亲爱的先生.”

她小声的说.

那位姑娘带着还在森林外等待的羊群离开了.

骑士先生的原野上长出了一片宝蓝色的鸢尾花.在一片向阳山坡上.

依稀记得他也曾赠过别人一把这样的花.在那时.他亲吻着对方的脸颊.即使对方那双眼里的泪水已经快要溢出来.

那双眼折射出了他眼中的日月星辰.

无法言说的感情就像是被月亮靠近的潮水一般涨潮.即将溢出般的不断上涨.

入夜.夜莺扑棱着翅.停在了他的胸口上.

夜莺不断地歌唱.

那小身躯中的血液正在沸腾.他心中那一片纯白色的玫瑰花被染的血红.

原野上飘起了雨.雨伴着远方的雷.撕裂般的雷电如巨兽般撕裂了一半天空.那野兽不断的徘徊.发出濒死的嘶吼声.

是第二天.阴雨的天.

几个男孩拨开那些个杂草和荆棘.走到了这片地方.

他们似乎是有所准备.把一个用雏菊.百合花.和满天星编出来来的小花冠掏了出来.看来是在路上吃了点苦头.有的地方已经不是那么美观.有个眼熟的女孩子——噢.昨天那位牧羊姑娘——从怀里小心地拿出了一朵红色蔷薇插在了花冠中间.

那花冠放在了骑士胸前.

冠也多有加冕之意.

加冕至高的灵魂.

第三天的清晨.

他身边躺了另一位先生.头巾的尾巴飘在河水里.一只手垂在身边.另一只手里攥着已经被水浸泡透的纸张.

他们靠的很近.连呼出的气息都像在拥抱.尽管他们已经停止了呼吸.阳光洒在溪水里.尽管溪水依旧冰冷但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暖意.沉着浮动的金光.

水中的影子摇曳着.那两个影子像泡沫般转瞬即逝.如奥西莉亚的悲剧一样再次重演.

故事里的悲剧总是以各种形式具现化.这有时实在让人毛骨悚然.所有故事总是在不断重复.

结束,又未曾结束.

溪水沁入耳道.灌入鼻腔.口腔里也泛起溪水的味道.

骑士先生双手交叠.身边是有花瓣漂浮的溪水.



他安静的躺在那条小溪里.似乎是在等待另一位不知是否存在的来客.



——【end】——












【安雷】无题

+是黑安.有私设.
+ooc
+黑历史.有假车


被屏蔽两次了.(死目


(文/橘笙)

——————


https://m.weibo.cn/1109033977/4174092313238555


————————

【亮瑜】长怀胜德,聊吐愚哀



*ooc。私设多雷多文笔差。
*cp【诸葛亮x周瑜】
*架空背景...吧(。


(文/橘笙)


+

深夜时偶尔与友人秉烛夜谈,聊江河山川,道奇闻异谈,久了便养成夜中不眠的习惯,彻夜不眠之时,常是读诗卷或是与茶作伴的,有时一夜便可饮了一大壶已冷的凉茶。

久而久之又是有了胃中寒凉的病状,他最开始并未放于心上,直到夜晚苦读之时腹中愈发的刺痛,这才开始抓了药调养。

自此他似乎便成了病秧子,春季赏花时节他便拖着染了风寒病体去看,夜读之时便暖一小壶酒伴着诗句下肚。

不甚在意屋外之事,雀儿落在枝头他也不会抬头看上一眼。常听闻周府长子学识渊博,长相也是十分出众,姓周,单字瑜。与乔家二女指腹为婚,都道是天造地设的璧人。

却再次打听,那周府居然与家中颇有渊源。他常与人有书信来往,身体不便便常常遣人送信,人言诸葛府上有位诸葛公子聪敏过人,是绝代智谋,却久病缠身,皆唉叹惋惜。

他启笔,稍作停滞,生宣上便晕开墨痕,下笔之时,身有绝代智谋之名的他却迟迟稳不下笔。心头没来由的悸动,随之是随之而上的刺痛感。

墨迹未干,久未提起的记忆便涌了上来。少时他也常与邻家的孩子玩闹,年少天真时也曾许下过诺,“爹,以后长大了我要娶阿瑾”牵的不知是谁家女儿的手。

思绪便飘忽起来。他常读到风花雪月,道男女之情如何如何。又想起他鲜少出府,有次却看到身着锦衣的周郎。后偶尔有些往来,无非是些个书信问候,或是些小物事。自从那周郎有了婚约后二者却长久未见,未通书信了。

他内心始终觉得与周瑜来往书信却是不太妥当了。他思索许久,还是把书信折好,让下人携一包还热的梅花饼桂花糕用纸包好送过去。

当日下午,周郎却亲自来拜访。

他本都做好了周瑜不理会他的准备,周瑜突然造访确实让他的神色出了些波澜。那张脸确实是熟悉的很,比之前又显得更加棱角分明带着年少特殊的气息。还是少年的装扮,朱红如血的衣装又如烛焰摇曳般迷人。

“诸葛。好久不见啊。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了呢。”操着一口略带稚气的语气,他把一包温热的东西放在茶桌上。

“嗯。好久不见。”诸葛亮便把茶盏推到他面前。

“药。”他随手拿起一块桌上放置许久的糕点放进嘴里,踌躇许久,开口道,“...你的身体”

“并无大碍。”

都知痨病是不治之症,似乎是只瞒着他一人,都与他道是风寒。咳血时诸葛都避开他,那般痛苦的神情大抵是他这辈子都看不到的。

周瑜又饮了几杯茶才离去。他转过身,诸葛亮才注意到他身后负的长弓箭筒,那般意气风发,少年模样的背影。

“...我要去远征了。“

一口滚着腥甜的液体涌上喉头,诸葛亮便用袖掩住嘴,闷声对周瑜说了几句话匆匆回了内室。

+

大概是初秋时节。他便同枯叶一般故去。

他活得似乎不算太长,未及而立之年却得了肺痨这般病症,当真是天妒英才。未及战场胸中自藏兵士三千。他常羽扇伴身,一副一切事情胸有成竹的样子,或许他心里最清楚、明白,他看不清,看不透自己,看不清看不透周瑜。

他从未想过欺骗周瑜,纵使是误解、甚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下,他也从未想过。他一生过的似乎比谁都要精明,就算死后的事情都早已预料到,他说的事情都很细微,就像阁前的桃树多久浇水,灯盏的摆放位置,书卷的放置位置,谈笑般的语气商量着起名,都写在长信里。

+

那是一张他放在心口前的东西。从翩翩如玉至雪染鬓发,模模糊糊便只剩下几个字能辨认。

错落有致,字字间又带着些勾连,笔墨下却算不上满怀深情。


“长怀胜德,聊吐愚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