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橘笙.

咕哒all是好文明.
文野.农药.fgo.yys.刀男.UT.AC
吹爆病毒狗
爬墙飞快.

【安雷】Flower



*ooc
*非常的意义不明


(文/橘笙)

他眼里的东西即将溢出来.

那是滚烫的繁星.



溪水沁入耳道.灌入鼻腔.口腔里也泛起溪水的味道.

他躺在不算太深的小溪里双手交叠在胸前.以一个极其虔诚的姿势躺了下去.躺下时溪水将将没了鼻子.凉凉的.激的浑身发抖.

人应该是对死亡感到本能的畏惧.

骑士先生双手交叠.身边是有花瓣漂浮的溪水.

说起来或许太过可悲.屈指可数的日子里他保护了太多人.在这个时候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动向.

在他决定以这种方式结束之前也没有任何人发觉.

在知觉失去前他似乎是张嘴叫了一个名字.

但是开口的一瞬间溪水便涌入口腔.

又一天的清晨.

他交叠的双手下没有鲜花也没有十字架.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座坟墓.”

“是用来埋葬所爱的人的.”

那位骑士被葬在另一片原野上.当然.那幅身体依旧躺在这条小溪底下.像另一位女士一样.

说不上凄美.只能算是无声无息.

一位采花的姑娘最先发现了他.

她脸上带着点雀斑.扎着两个麻花辫.松松散散地.牧羊人的打扮.浑身透着一种乡村小女孩的感觉.她手里拿着一把蓝色的鸢尾花.

她提起裙摆.脱下小小的羊皮鞋.赤着脚走到骑士先生旁边.在他怀里塞上了那把宝蓝色的鸢尾.又撩开他的额发虔诚地亲吻了一下.

“愿上帝保佑你.我亲爱的先生.”

她小声的说.

那位姑娘带着还在森林外等待的羊群离开了.

骑士先生的原野上长出了一片宝蓝色的鸢尾花.在一片向阳山坡上.

依稀记得他也曾赠过别人一把这样的花.在那时.他亲吻着对方的脸颊.即使对方那双眼里的泪水已经快要溢出来.

那双眼折射出了他眼中的日月星辰.

无法言说的感情就像是被月亮靠近的潮水一般涨潮.即将溢出般的不断上涨.

入夜.夜莺扑棱着翅.停在了他的胸口上.

夜莺不断地歌唱.

那小身躯中的血液正在沸腾.他心中那一片纯白色的玫瑰花被染的血红.

原野上飘起了雨.雨伴着远方的雷.撕裂般的雷电如巨兽般撕裂了一半天空.那野兽不断的徘徊.发出濒死的嘶吼声.

是第二天.阴雨的天.

几个男孩拨开那些个杂草和荆棘.走到了这片地方.

他们似乎是有所准备.把一个用雏菊.百合花.和满天星编出来来的小花冠掏了出来.看来是在路上吃了点苦头.有的地方已经不是那么美观.有个眼熟的女孩子——噢.昨天那位牧羊姑娘——从怀里小心地拿出了一朵红色蔷薇插在了花冠中间.

那花冠放在了骑士胸前.

冠也多有加冕之意.

加冕至高的灵魂.

第三天的清晨.

他身边躺了另一位先生.头巾的尾巴飘在河水里.一只手垂在身边.另一只手里攥着已经被水浸泡透的纸张.

他们靠的很近.连呼出的气息都像在拥抱.尽管他们已经停止了呼吸.阳光洒在溪水里.尽管溪水依旧冰冷但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暖意.沉着浮动的金光.

水中的影子摇曳着.那两个影子像泡沫般转瞬即逝.如奥西莉亚的悲剧一样再次重演.

故事里的悲剧总是以各种形式具现化.这有时实在让人毛骨悚然.所有故事总是在不断重复.

结束,又未曾结束.

溪水沁入耳道.灌入鼻腔.口腔里也泛起溪水的味道.

骑士先生双手交叠.身边是有花瓣漂浮的溪水.



他安静的躺在那条小溪里.似乎是在等待另一位不知是否存在的来客.



——【end】——












评论

热度(12)